Mis小說網 >  張國賓小說 >   620 緬北擴張

-

遠鑫工廠搗毀後,損失最大有香江三大社團,台島、日韓、東南亞等一批大客戶。

國外客戶暫且不提。

香江。

有骨氣酒樓。

大圈幫龍頭“彪哥”上身白襯衫,坐在主位上,憂心忡忡的感慨道:“阿武。”

“這次市麵上足足損失一千多噸的貨,不出一週全港都要斷貨,長遠來看要損失一大筆啊。”

武兆楠一襲青色長衫,大搖大擺的品嚐米酒,叫囂道:“怕乜啊?”

“市場供需擺在這裡,貨源變少隻會讓貨價變高,多賺少賺都是賺。”

大圈彪歎道:“冰能夠賣得好,主要是便宜,做年輕人市場,價格提上去很多人會消費不起。”

武兆楠冷笑一聲:“跟死道友講什麼規矩?”

“我早就吩咐手下了,往冰塊裡多摻點牆灰,克價一樣不變,愛買不買,反正現在貨不愁賣。”

大圈彪咧起嘴,不忍道:“牆灰摻太多會傷肺……”

“不賣給他們,他們傷心啊!”武兆楠叫道:“何況,有錢就出高價買A貨,冇錢呢,十克牆灰一克粉都得吸!”

“誰要是敢找事,我請他吸玻璃渣。”

大圈彪搖搖頭:“還是賣粉好,金三角每年貨源都很穩,風調雨順的時候價格還會低。”

“當然嘍,也不看彆人手裡多少槍,在什麼地方。”武兆楠戴起塑料手套,掰扯著一隻鹵鴿,牙齒撕咬著鴿肉:“遠鑫集團在國內搞個大毒村,看起來威風,其實遲早死。”

“能到做五年就已經很厲害了,我就看出他們要倒黴,上半年屯了一批貨在倉庫裡,足夠供應一段時間。”

大圈彪眼前一亮,試探道:“多少?”

“嗬嗬,這是能說的嗎?”武兆楠神秘一笑,扯著鴿腿皮道:“利潤我是定死了,至於市場?”

“東南亞這麼大一塊市場,有人退,就有人上,彆小瞧江湖人,我賭不出三個月,絕對有新廠商會出現。”

白麪之所以在市麵上幾十年,上百年不被淘汰,工藝進步的同時,貨源穩定也是一大原因。

世界上所有毒販想要賣粉,開著車,載著現金進金三角,總是能夠找到貨。

不像冰、其它新貨,技術壁壘高,原料難搞,時不時就斷貨。

產業鏈完整是巨大優勢,金三角跟種植業是相輔而成,互相影響的兩麵。

另外,“製冰技術”有配方、技術壁壘不假,可底層化學邏輯不難,有決心,有天賦的研究一段時間絕對能出成果。

無非是出品率跟純度問題,一旦市場出現真空,絕對會有新產家冒頭,誰能提前聯絡新產家,達成合作,也是搶占利潤的重點。

再通過一年半載的市場檢驗,冰價大致又會迴歸理性,雖然可能存在一定程度上漲,但是覺不會如此之高。

眼下,誰倉庫裡貨多,誰先掌握技術,誰就能賺取暴利,或許新聞播出之後就有一家,幾家,乃至十幾個作坊開始動工研究了。

錢。

永遠彆怕冇人賺。

大圈彪道理都懂,但眼下卻有難處,不得不救人,斟酌道:“武哥,要是倉庫裡貨物充足的話,能不能勻一點給我?”

“我可以高於成本價收購,關鍵是一些場子裡冇貨,連帶著酒水,小姐的生意都會差很多。”

“虧大發啦。”

武兆楠驚訝道:“阿彪。”

“你冇貨啦?”

大圈彪歎道:“前段時間也感覺到風聲緊,貨都進的比較少,想著一點點來,最後就隻剩下一點了。”

武兆楠丟掉烤乳鴿的背脊,居然就隻吃鴿腿,說笑道:“那我可真得謝謝你,又能把價值提一些了。”

“至於勻貨就算了吧,手底下的兄弟們都嗷嗷待哺,要是知道我把貨勻給你,肯定把你場子掀了。”

“你也知道,社團裡搞這些的最難管,我都得給幾分麵子,畢竟提著腦袋給社團賺錢嘛……”

大圈彪無奈道:“行吧!”

“這回認虧。”

“場子裡賣點麪粉,其它東西直接斷貨,等有新貨源再說,爛仔們的錢不賺了,有錢佬自然會買麪粉食。”

武兆楠脫掉手套,撚起毛巾,擦擦手道:“其實呢,估計新記那裡貨不少,可以請向先生幫手。”

大圈彪搖搖頭:“我打聽過了,新記倉庫裡貨確實多,勻出來一點不難,但是需要配貨,拿十公斤冰要配五公斤麪粉,我自己有走粉的渠道,為什麼要給新記打工?”

“也就濠江幾間社團會找新記……”

“我現在真的有些羨慕和義不走粉了,根本不用管江湖事嘛,起碼樂得輕鬆。”

武兆楠吃著菜,低聲道:“說到和義,我聽聞說這件事情跟和義海有關係。”

“啊?”

大圈彪表情震驚,連忙湊過頭,眼神瞄向四周,輕聲道:“我可冇有收到風聲耶。”

“風聲?”

“等風來屋頂都吹冇了,還風聲!”武兆楠咒罵道:“前段時間義海集團跟遠鑫集團的紅油生意一連斷供兩個月。”

“然後,不到一個月就出這種事,你說說看。”他用筷子敲敲碗,懂得都懂。

大圈彪嘶了一聲:“好熟悉的招數,沈老闆看來日子不長了。”

“哼!”

武兆楠道:“我就是那時多進了幾批貨,加大力度,爭取最後撈一筆。”

大圈彪越想越心驚,一拍腦袋,懊悔道:“我怎麼想不到!”

“這件事情沈老闆就算心裡猜到,也挑不出一點理由,更不敢撕破麵子。”

武兆楠講道:“其實呢……你真的想要貨,最後有一條路子可以試試看。”

“請武哥賜教。”大圈彪恭敬的道。

武兆楠:“找和義海的大波豪,把警隊裡的那批貨撈一點出來,不用太多,一點就能解決問題。”

大圈幫心臟猛的一跳:“我跟豪哥有點交情,如果說拿到國外去賣,換成美鈔給和義海……”

“警隊上上下下都能分潤點,有機會的。”武兆楠讚同道。

晚上。

李成豪剛剛離開公司,正準備前往片場探班,收到大圈彪電話,表情訝異:“彪哥。”

“一定要當麵聊啊?”

大圈彪答:“對,時間你來定。”

“行。”

彪哥麵子還是要給的。

李成豪道:“晚上十點莫妮卡酒吧。”

“OK。”

莫妮卡酒吧。

李成豪帶著茶餐廳外賣,再陪阿梅一起吃完,就按時回到旺角赴約。

大圈彪站在位置上,見到人來了主動上前,熱情喊道:“豪哥,來來來,請坐。”

李成豪大大方方坐在椅子上,翹起二郎腿,出聲講道:“彪哥,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,你不會對我感興趣吧?”

他飲了口酒,直截了當:“所以,有什麼要幫手的地方?”

大圈彪豎起大拇,高興道:“豪哥爽快!”

“是這樣的,最近社團財務方麵撞見點問題,希望豪哥幫忙搭關係撈一批貨出來,就是……”

李成豪皺起眉頭,揮手道:“缺錢是嗎?”

“不缺!”大圈彪趕忙道:“我可以出夠高的價錢。”

“既然肯出錢投資,那事情就好辦很多了。”李成豪拍住他的肩膀,豪氣道:“拿兩千萬港幣出來,再搞四輛T72坦克車到緬北。”

“啊?”

大圈彪愣了一下,冇想到事情順利的出人預料,不就是兩千萬港幣的通關費嗎?

隻要能把警隊倉庫裡的貨撈出來,彆說兩千萬,五千萬都是小打小鬨。

這兩千萬撈出十分之一都能賺一大筆,隻是……

豪哥把錢直接換成坦克車,有意思啊。

“冇問題!”

大圈彪馬上張口答應,向頭馬吩咐:“潮州鄒,讓海外銀行打兩千萬到豪哥的戶頭,就上次買軍火的賬戶。”

潮州粥在旁陪座,迅速點頭:“知道了,大哥,馬上安排。”

大圈彪舉杯敬道:“豪哥,多謝,要是冇有你,我真不知道到該怎麼辦。”

“你放心,這件事情你知我知,我絕對不會跟張先生講的。”按照他的思維,豪哥估計是想撈點小金庫,生死兄弟也不阻礙撈錢啊。

李成豪跟他乾了杯,飲了口水,吧唧嘴道:“說唄,有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,為乜不能說?”

“加上最新訂的四輛T72,緬北已經10輛T72坦克車,3架雌鹿和兩架米格19,做了這麼多準備,咱們的礦區生意要擴大規模了。”

大圈彪楞神道:“什麼礦區生意!”

李成豪上前摟住他肩膀,出聲道:“最近敏丹將軍希望肩膀上多兩顆星,籌備了很久,一直給我打電話。”

“可是怕敢保衛營是用來保護礦區生意的,怎麼能拿去打仗呢?好好的玩具打壞了多可惜,我就隻能一直拒絕,這個月眼看撐不住了,正好有彪哥你幫忙,多四輛車多幾分把握嘛。”

大圈彪驚叫道:“潮州鄒!”

“彪哥。”

“前轉出去了。”潮州鄒一臉衰相。

大圈彪吞吞口水:“豪哥。”

“玉礦生意以穩為主,主動擴張風險太大。”

正因為玉礦收益高,所以礦主們都很少想著擴張,若是擴張失敗,損失同樣巨大,靠山吃山是傳統。

大圈彪根本想不到。

李成豪卻一拍大腿,不忿道:“阿彪!”

“是你求我帶你發財的,不然我再存兩個月錢,照樣能在緬北打地盤,憑什麼帶上你啊?你要是冇骨氣,彆怪我跟你翻臉啊!”

“想清楚了再開口!”

下章更新預告:晚上八點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