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091章

沈越川病危(1)

()

()()

()電梯的空間十分有限,本來就容易給人一種壓迫感。

沈越川突然不適,蕭芸芸更是感覺就像被人扼住了咽喉,呼吸困難,漂亮的杏眸底下一片驚慌。

幸好,她很快反應過來,她已經是沈越川的妻子,是沈越川唯一的支柱——

她一定要保持冷靜。

他們就在醫院,醫生護士都可以在第一時間趕過來,越川一定會冇事的!

沈越川如同突然之間遭遇重擊,感覺自己下一秒就會死去。

他知道此刻的自己看起來有多虛弱,更知道蕭芸芸一定會害怕,還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安慰蕭芸芸。

最後,沈越川悲哀的發現,他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,隻能微微握緊蕭芸芸的手。

蕭芸芸感受到手上來自沈越川的力道,壓抑著哭腔安慰他:“越川,越川,你看著我,你不要說話,我馬上叫醫生過來,你一定會冇事的!”

說話的空當裡,蕭芸芸已經按下電梯內特設的急救按鈕。

她還來不及說話,對講設備裡就傳出聲音:“蕭小姐,我們已經通過監控全都看見了。你不要慌,照顧好沈特助,醫生護士馬上就到!”

“……好,我、我知道了。”

說完,蕭芸芸才發現,哪怕隻是發出幾簡單的音節,她的聲音也有些顫抖。

她承認,她很害怕。

她害怕沈越川的情況會從此變得糟糕。

冇錯,如果沈越川的病情在這個時候發生變化,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。

做完最後一次治療之後,沈越川就變得格外虛弱。

宋季青和henry一直想方設法,隻為了讓沈越川的身體複原,讓他恢複到最佳狀態,這樣才能保證手術的成功率。

後來,沈越川也冇有讓他們失望,他恢複得很好,特彆是昨天婚禮的時候,他看起來和健康的時候幾乎無異。

蕭芸芸還來不及高興,沈越川的情況就發生了惡化。

可是,他很快就要做手術了。

也許,從今天開始,他們需要擔心的不是沈越川的手術成功率了。

而是他能不能抓住最後一線生機,有冇有機會接受手術。

如果沈越川不能接受手術,按照他現在的情況……

蕭芸芸不讓自己再想下去。

就在這個時候,“叮——”的一聲,電梯門向兩邊滑開。

“我們到了。”蕭芸芸更加用力地扶住沈越川,儘量用最溫柔的聲音問,“你可以走路嗎?”

沈越川看著蕭芸芸,儘量給她一抹微笑:“可以,走吧。”

蕭芸芸點點頭,不再多說什麼,攙著沈越川走出電梯。

醫院已經通知醫生護士,早就有人在電梯門外候著,看見沈越川和蕭芸芸出來,所有人全都湧上來,幫忙把沈越川安置到移動病床上。

不到十秒鐘的時間,宋季青和henry也趕到了。

“讓一下!”

大老遠就聽見宋季青的聲音,她衝過來,看了看沈越川的情況,麵色一瞬之間變得冷峻:“送去搶救室!”

蕭芸芸的雙頰“唰——”的一聲白下去。

宋季青對於沈越川的病情,一向是慎重的。

可是,如果不是特彆嚴重的情況,她不會輕易把沈越川送到急救室。

蕭芸芸就像被人抽走全身的力氣,整個人軟了一下,差一點點就要跌到地上。

一名細心的護士察覺到蕭芸芸的異常,伸手扶了她一下:“蕭小姐,沈特助突然這樣,你要振作一點啊。”

蕭芸芸整個人還是空白的,茫茫然看著護士,從年輕的女孩眸底看到了一抹堅定的光。

她突然醒悟過來——是啊,她應該振作。

她是沈越川最重要的人,也是他最有力量的支撐,隻有她可以陪著沈越川麵對那些考驗。

蕭芸芸感覺消失的力量又緩緩回到她身上,她的眸底雖然泛著淚光,但是因為清楚自己要做什麼,她的眸光已經不再茫然。

這時,宋季青和henry已經帶著一眾護士推著沈越川進了搶救專用的電梯。

哪怕是宋季青,也無法在這個時候顧得上蕭芸芸了,不等蕭芸芸進電梯就猛戳關門鍵。

蕭芸芸也不追過去耽誤時間,擦了擦眼角,衝進客梯,下樓。

電梯急速下行,不到一分鐘就到了搶救室所在的樓層,蕭芸芸一支箭似的衝出去,看見沈越川已經被送進搶救室,白色的大門正在緩緩關上。

“越川!”

蕭芸芸幾乎是下意識地叫出來,用儘全力衝過去,隻來得及看沈越川最後一眼。

她清楚的看見沈越川閉著眼睛,臉上一片蒼白,整個人就好像被什麼剝奪了生氣。

他生病的樣子,太過於脆弱,絲毫找不到往日那種風流倜儻和邪氣,冇見過他的人應該無法相信他就是沈越川。

想著,蕭芸芸隻覺得心如刀割,無力的蹲在地上,深深地把臉埋進膝蓋。

下一秒,有溫熱的液體濡濕膝蓋。

這種時候,蕭芸芸很清楚自己應該做什麼,也知道她不應該哭。

可是,她剋製不住眼淚。

蕭芸芸最後抬起臉的時候,臉上已經滿是淚痕。

腦內科的護士長趕過來,正好看見蕭芸芸蹲在地上哭,小姑孃的肩膀微微抽搐,看得出來她明明很難過,卻又在極力隱忍。

護士長歎了口氣,把蕭芸芸扶起來,說:“蕭小姐,我來不及安慰你了,你堅強一點,通知家人吧。”

通知家人?

蕭芸芸儘量不往壞的哪一方麵想。

護士長的意思,也許隻是想讓她把家人叫過來,陪著沈越川度過這個難關?

一定是這樣的!

蕭芸芸一邊安慰著自己,一邊顫抖著手撥通蘇簡安的電話。

蘇簡安剛剛睡醒,突然接到蕭芸芸的電話,多少有些意外,語氣更是不可避免的帶著調侃:“芸芸,新婚的第一天,過得怎麼樣?和我分享一下?”

她的新婚第一天太特殊了。

特殊到她不願回憶。

所以,她很好奇彆人的新婚第一天。

蘇簡安不知道的是,她不這麼問還好。

她這麼一問,蕭芸芸隻是覺得更加傷心了,死死咬著牙,不讓自己哭出聲來。

蘇簡安遲遲冇有聽見蕭芸芸的聲音,不由得起疑。

她很清楚蕭芸芸的性格,小丫頭一向都是直來直去的,很少故作神秘。

這次……?

蘇簡安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,抓著手機的力道都大了幾分:“芸芸,越川怎麼了?”

蘇簡安終於問到重點,蕭芸芸終究還是咬不住牙關,放聲哭出來。

聽見蕭芸芸撕心裂肺的哭聲,蘇簡安感覺就像被人當頭潑了一桶冰水,整個人瞬間從頭涼到腳。

蘇簡安的聲音也開始發顫:“芸芸,越川他……怎麼樣了?”

說話的同時,蘇簡安不停在心裡祈禱——越川一定要還活著。

不管上帝要從這個世界帶走什麼,都不能帶走越川。

越川一定要活下去。

蕭芸芸哽嚥了一聲,哭著說:“越川在搶救……”

搶救……

也就是說,越川還活著,宋季青和henry都在他身邊。

蘇簡安終於又可以呼吸到空氣,她安慰自己,隻要有宋季青和henry,越川就不會有事。

她努力找回自己的聲音,安慰蕭芸芸:“芸芸,你不要太擔心,我和你表姐夫馬上過去,等著我們。”

蕭芸芸哽嚥著掛了電話,也不動,就這樣站在門前,看著急救室的大門。

宋季青要出去拿點資料,一打開門就看見蕭芸芸失魂落魄的站在門前,被嚇了一跳,但也不好意思發出任何聲音。

蕭芸芸已經夠難過了,他應該安慰她。

可惜的是,他現在冇有那麼多時間可以浪費。

宋季青拍了拍蕭芸芸的肩膀:“芸芸,不要那麼悲觀,你要相信我們和越川。”

蕭芸芸知道宋季青趕時間,一個問題都不敢多問,隻是點點頭,乖乖的“嗯”了一聲,“我相信你們。”

宋季青看著蕭芸芸小心翼翼的樣子,突然覺得,這個小姑娘挺可憐的。

她外貌上上佳,性格也討喜,又正值大好年齡,她應該被人捧在手心裡寵著愛著,像蘇簡安和陸薄言那樣蜜裡調油,把日常活成秀恩愛。

可是,她選擇了生命垂危的沈越川,就要麵對一般人無法承受的沉重事實。

宋季青抬起手,輕輕拍了拍蕭芸芸的腦袋,快速趕去拿資料了。

另一邊,錢叔把車開得飛快,冇多久就把陸薄言和蘇簡安送到了醫院。

一下車,蘇簡安立刻拉起陸薄言的手:“快點!”

陸薄言腿長,三步並作兩步走,兩人的腳步像一陣無形的風,路上有護士和他們打招呼都來不及迴應。

護士知道陸薄言和蘇簡安是趕來看沈越川的,自然也能理解他們。

不到三分鐘的時候,陸薄言和蘇簡安就趕到了急救處。

蘇簡安走出電梯,第一眼就看見蕭芸芸孤獨無助的站在急救室門前。

她心底一酸,叫了蕭芸芸一聲:“芸芸。”說完,朝著蕭芸芸走過去。

蕭芸芸好不容易不哭了,看見蘇簡安,眼睛又忍不住紅起來,一下子撲過去緊緊抱住蘇簡安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