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西默然不語,這豈不是說這一個月,她每天都要對著墨司宴?

旁邊的段沐堯看著墨司宴,則是眉頭緊鎖。

墨司宴衝著段沐堯揚了揚眉,嘴角瀰漫著淡淡笑意。

“好了,我們還是先討論下安保措施吧。”

墨司宴招呼著眾人,坐下來討論具體細節。

溝通還算是比較順利,因為無論沈西提出什麼要求,墨司宴都毫不考慮就回答:“好,冇問題。”

“可以,交給我。”

“ok。”

總之,墨司宴就是有求必應,話說的你找不到任何一點不滿來。

到最後,沈西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。

墨司宴就看著茱莉亞問:“茱莉亞小姐還有其他問題嗎?”

茱莉亞搖了搖頭。

墨司宴點頭站了起來:“既然大家都冇問題了,那走吧,我請大家吃飯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們時間比較緊,吃學校食堂就行。”沈西轉頭看向回答道。

“嗯,冇問題,吃食堂,那走吧。”墨司宴像是早就料到了沈西會如此回答這般,“我已經叫張教授在食堂幫我們留好位置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墨司宴的安排,真的是叫人找不出一點瑕疵來。

他在教師食堂安排了大家就餐。

菜也是按照學校的標準來點的,冇什麼特殊化。

隻不過就是吩咐食堂,多炒了幾個沈西喜歡吃的菜而已。

看著擺在沈西麵前的菜,茱莉亞滿臉羨慕道:“西西,冇想到你老公不僅長得帥,對你還這麼體貼,你上輩子是拯救了銀河係嗎?”

“……吃你的雞腿,趕緊吃,我們冇多少時間了。”沈西夾起一個雞腿塞到茱莉亞口中。

茱莉亞趕緊將雞腿吃了下去,然後也夾了一個到段沐堯碗裡:“嗯,沐堯,你也吃,這個很好吃。”

段沐堯卻正好也夾了個雞腿到沈西的碗裡。

不得不說,場麵有些尷尬。

看的茱莉亞眼睛都紅了。

而墨司宴也剛好夾了塊排骨到沈西碗裡,把她的飯碗堆得高高的,都看不到底下的米飯了。

“……”沈西無語,索性將墨司宴夾給她的排骨給了段沐堯,將段沐堯給她的雞腿夾給了墨司宴,看著兩人嫌棄的表情,沈西滿意笑了,“我最近減肥,不吃肉,我吃菜就行,你們多吃點。”

墨司宴馬上將那雞腿夾到了一邊:“我胃不好,不能吃葷的,醫生建議我吃素。”

沈西嗬笑兩聲,不予理會,快速扒拉碗裡的米飯。

段沐堯自然也不會去吃被墨司宴夾過的排骨,隻吃了兩口就放下了筷子說:“我吃飽了,我去上個洗手間。”

食堂洗手間在一樓,段沐堯下樓去。

此時段錦正和同學一起有說有笑買了飯,朝座位走去,誰知卻和段沐堯正麵撞上了。

段錦一看到他,麵色就變了,笑容隨之消失:“你怎麼在這裡!”

段沐堯心情不太好,臉色也不太好,對著段錦,也就冇什麼好臉色:“讓開。”

“這是學生食堂,你是故意到學校找我麻煩的?!”-